您的位置:首页 > 时尚网 > 美图 > 凯奇大叔的年度邪典大片,扑了

凯奇大叔的年度邪典大片,扑了

时间:2021-09-25 02:15:06 来源:互联网

本文作者是撰稿人@舒立克

电影是生活的滤镜

凯奇大叔又在新片里“发疯”了,不过这次真的不太行……

众所周知,我们的老朋友尼古拉斯·凯奇顶着“烂片之王”的称号已经很多年了,让无数热心网友好奇他是不是欠了什么高利贷?

但大叔就是大叔,凯奇老师居然还能在一众烂片中杀出自己的另一条路,打了好几次翻身仗。

比如在迷幻惊悚片《曼蒂》中他成功演活了一个为妻复仇的狂人;在克苏鲁题材的《星之彩》中,他用深沉内敛的气质塑造了一个一家之主,两部片子均收获好评。

今年他一如既往地参演了两部看起来就想惊叫“绝绝子”的电影,其一是讲述救猪之旅的文艺怪奇片《猪》(又名《疾速猪杀》);

其二则是我们今天要聊的——年初在圣丹斯打响第一炮的《幽灵之国的囚徒》。

这部电影之所以吊足了影迷胃口,不只是因为凯奇再次奉献了他修炼多年的怪力乱神演技,也不只是有蒸汽朋克、霓虹、废土等元素的大乱炖,而是在于与他合作的是大名鼎鼎的日本怪咖导演园子温。

在日本影坛以势如破竹的姿态冉冉升起的园子温,摸爬滚打数十年拍出多部广受赞誉的犯罪电影,小万之前曾专门推荐他的电影,贴满了所有禁忌标签。

但是自从2015年一口气拍出五部口碑遇冷的电影之后,“江郎才尽”的帽子也顺理成章戴在了园子温的头上。

尽管如此,他还是能够冷不丁地给大家呈现一两部好评之作(比如去年的《埃舍尔街的红色邮筒》),这也是《幽灵之国的囚徒》万众期待的原因之一。

但是很遗憾,园子温与凯奇大叔两位怪咖的首次联手,最终的成片质量让人惊掉下巴。

这部电影的豆瓣评分只有可怜的3.8分,这是什么概念,这几乎是凯奇和园子温的所有电影里分数最低的一部!

说回影片,《幽灵之国的囚徒》讲述了一个非常标准的类型故事,一个大恶人被从牢里放出来,因为他出众的能力而被委托去完成一项不可能的任务——解救镇长先生的心爱女人,完成了,他得以赦免,不成功,就一起陪葬。

这种标准到有些无聊的开场简直就是一个二流游戏的序幕——游戏主角开始领装备,中途进入一个新的村庄,接受NPC的指引,然后再次进入下一个游戏场景。

为了寻找名为Bernice的女人,他来到一个荒废之地,这里的人像是没有生命一般,他们日夜阻止着城外的大钟走动,只有这样能停住时间,他们才不至于变成真正的幽灵。

在这一处“鬼地”他很快找到了Bernice,这个时候电影才开始了三分之一,有人会疑问,这么快就找到女一号也未免太儿戏了?但导演就是如此任性。

随着接下来剧情的推动,他才明白Bernice并非被挟持,而是自愿出逃。在那个由镇长管理的小镇中,她根本没有位置,这里的女人都只不过是玩物。

这个充斥堆积了所有的日式风情符号的复古小镇,只不过是为了满足暴戾镇长的虚荣心。

改变了主意的凯奇选择带着Bernice回到小镇,用一场武士剑戟、枪炮炸弹解决了已经失去人心的镇长,皆大欢喜。

看起来是一部普普通通不至于难看的类型片,觉醒的女人开始反抗父权之类的描写也其实是园子温的拿手好戏,可是为什么观众就是看得如坐针毡呢?

如果我们仔细回顾园子温以前的佳作,就会发现在他的电影里,所有人都是无比复杂多面的,他们在原生家庭和社会结构性困苦中不断解剖内心,无论画面多么花哨、血浆多么不值钱,都只是这样复杂群像的可视化展现。

但是在这个电影里,几乎所有人都是空洞无比。

园子温用自己的恶趣味建构起一个现代与古代交替出现的日本小镇,和服、浮世绘等元素和现代银行、花式武器等交替出现。

这些画面很吸引眼球,但是如果没有足够复杂的人性描写作为内核,那混合在一块最终效果只能是一团糟。

英雄完成任务这样以赎罪的剧情模式很容易让我们想起了上世纪B级片大神约翰·卡朋特的《纽约大逃亡》和《洛杉矶大逃亡》。

在这两部反乌托邦佳作里,库尔特·拉塞尔主演的Snake穿梭在废土中,始终没有丢掉自己的性格,也启发了无数之后的游戏和电影。

可是《幽灵之国的囚徒》中的凯奇就没有这样性格可言,他既不勇猛,也不聪明,唯一有的只是裤裆上的炸弹留下的“爆蛋时刻”之类的尴尬笑点。

观众无法和他共情,也很难做到欣赏他,再加上浮夸潦草的类型元素大乱炖,口碑滑坡也是可以想见的了。

回望十几年前,园子温还是一个在四叠半房间蜗居的废柴导演,他只身前往美国,被大制片厂繁杂的创意程序纠缠,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他,想拍的是不是像《幽灵之国的囚徒》这样的“俗套”电影。

再往前,1995年,园子温用8mm相机拍摄下东京街头自己组织的一场盛大的艺术运动,他向摄影机挥洒一代人的愁苦和呐喊,却将其命名为《坏电影》。

可惜二十多年后的这部《幽灵之国的囚徒》却没能成为他的“坏电影”,而成为了一部各种意义上的烂片。

再看看凯奇,他其实已经不需要什么所谓“翻身之作”,从90年代开始他几乎一直是享誉世界的知名演员。

《我心狂野》中经典的蛇皮夹克造型

而今天,能够持续在B级片的洗礼之下成为新的邪典偶像,仅靠努力是很难达到的,他需要更多的契机。

2019年他曾经说自己想和A24大导阿里·艾斯特(《遗传厄运》《仲夏夜惊魂》)合作,并且用“伯格曼式的镜头”盛赞他,这证明了他的艺术品味。

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这次合作是否可以成行,但是起码未来的凯奇大叔,还是值得我们抱有一定期待的。

注: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,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