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时尚网 > 美图 > 回顾|2021山一学院女导演创作分享会

回顾|2021山一学院女导演创作分享会

时间:2021-09-26 11:15:10 来源:互联网

今年6月,山一学院与英国文化教育协会(British Council)携手,正式启动2021山一女导演短片扶植计划。通过拍摄资金及设备支持等方式,全方位支持女性导演短片创作,经过征案、评选、线上培训及拍摄,最终五位入围导演已在今年夏天完成各自的短片制作。

带着创作完成的短片,五位导演来到山一,首次将五部融合了个人思考与视觉表达理念的影像作品进行展示。这既是本次山一女导演短片扶植计划成果的第一次亮相,也汇集了几位青年导演鲜活的创作潜力,她们在此萌芽,亦在持续生长。

同时,导演袁媛、演员齐溪与艺术家邱岸雄三位终选推荐人,基于五位导演的创作成片,为2021山一女导演短片扶植计划评选出了“最具艺术创造力导演”,并将其授予《最后的女猎人》导演汤晓婷。

《最后的女猎人》导演:汤晓婷

评语:

邱岸雄:导演对叙事的处理紧凑而流畅,节奏比较从容,叙事结构完整。中间一段打猎的戏能营造出让人屏息的神秘紧张的气氛,抽箭动作的象征处理的很自然,声音的设计和处理也很出彩,导演的综合能力值得肯定,期待导演的新作品。

齐溪:《最后的女猎人》 叙事性突出,影像风格大气沉稳,能看出导演的眼界和格局,对少数族群的观望充满了温暖的思考。虽然是短片,依然传递出了明确的故事性。

袁媛:最后的女猎人选取了一个精巧的切入点,用简洁凝练的故事描摹了一个普通但又独特的人物,用熟练的视听语言将女性与宿命这一命题在有限的时空内,延伸出了无限的时间感和空间感。

滑动查看四部入围短片评语

《不完美的小仓》导演:周佳琳

评语:这是一部非常可爱的短片,以孩子可爱、充满想象力的世界作为切入点,去抵消他日常生活中的烦恼。影片的节奏欢快活泼,视觉风格突出,将孩子与外部世界的联结用独特的方式呈现出来。

《蝶女》导演:张静怡

评语:这部短片是一首美妙的冥想曲,将极简主义风格的动画与实拍用细腻而具有感染力的方式相结合。它亦是连接女性与自然的一曲颂歌。

《飞蚊症》导演:韩夏

评语:这是一次如此迷人的经历:我们随着主角一起进行城市和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探索。影片的基调融合了荒诞、有趣的和感性的色彩,在她的探索中有一种潜在的神秘感,全程将观众深深吸引。

《口腔溃疡》导演:涂琳

评语:这部短片太令人印象深刻。你自信地向观众展现出网红女主角彼此割裂的两面——一面是闪耀的、绚丽的浮华世界,一面是悲伤、孤寂的个人世界。你一如既往地在短片里展现了你对恐怖和奇幻元素的爱,让片子呈现出独特的气质。

在最终银幕呈现的背后,她们自身在创作过程中的经历也各有不同,或是实际拍摄中的坎坷状况,或是因创作而结识的同伴之情,共同构成了此次短片扶植计划的一部分,并搭建了她们与故事本身、与创作伙伴乃至与山一更为紧密的连接。我们接下来听听她们自己的讲述。

李沫筱:这五部作品有些是构思已久的,有些可能是为这次的扶植计划特意创作的。今天应该是各位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看到自己的作品,先跟大家分享一下你们最新鲜的感受吧?

周佳琳:我自己的影片已经看过很多遍了,没有什么新鲜的感觉,但是当我看到身边几位导演的作品的时候,非常耳目一新。我们大家可能都在同期创作影片,虽然每一个作品都不同,但它们都充满了生命力,非常鲜活,我都很喜欢。

张静怡:我最大的感受是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,这次对我来说是一个新鲜的体验。因为我之前一直在做动画,第一次执导实拍对我来说其实有很多的困难,所以我为其他几位导演的作品感到十分的赞叹,并且也特别好奇各位的执导经验,因为我在这一块的经验确实有所缺失,所以一直想向他们探讨一些问题,今天终于见到各位,非常开心。

涂琳:之前我们在网上做访谈的时候,静怡作为观众提问,说我们怎么能在一个月之内完成这个作品,我其实也觉得很惊讶,一个月的时间我居然能做出来这样的片子。同样的话也是给其他的几位导演,我觉得大家都挺不容易的,也很开心今天能在此放映。

汤晓婷:我看完的感受是可以回去跟我的团队开个会,告诉他们我的新体验,以及影片有哪些地方可以改进。技术上讲,声音感觉有点糟糕,另外还有一些剪辑上的问题,所以我最大的感受可能是对自我的反思。除此之外,就是感动。因为我觉得这次的机缘是山一给我的,对我来说这部影片的拍摄是在我人生最彷徨、无助、脆弱的时刻,但我做了一件充满爱与勇气的事情,并完成了它,这是我始料未及的,所以总的来说我问心无愧。

韩夏:今天能够看到这个大银幕上的展映,我也觉得挺有感触的。从得知自己要开始拍这个影片到今天,好像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,因为这中间其实发生了很多很多故事。我今天看到这五部作品,很惊叹于几位导演所表现出的题材多样性,以及深度和广度。我们能在这个时间段内把作品呈现出来,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胜利。

李沫筱:谢谢各位真诚的分享,其实山一要感谢你们,其实包括五位导演以及山一的团队在内,我们共同见证了从5月拿到你们的剧本开始,然后一对一的辅导,进而再去调整、拍摄。据我所知,本来预计以全动画形式呈现的《蝶女》,也因为时间、资金及各方面的限制,最终调整成了实拍结合动画的形式。各位能把这五部影片及时制作完成,今天能够在这里给大家放映,我也非常感动,也很感谢五位导演的付出和努力。

左至右:李沫筱、韩夏、汤晓婷、涂琳、张静怡、周佳琳

李沫筱:因为我们在聊创作,也刚好山一今年的主题是“我们创造”,所以想跟各位聊一聊创作本身。想请各位分享一下,你们在创作自己的短片的时候,是抱着什么样的初衷和缘起,是否跟你们常年来关注的一些议题或者话题相关?

韩夏:《飞蚊症》这个故事是因为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所有人都在家里被关了三个月,那个时候我开始有一些飞蚊症的症状,后来发现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疾病。这个剧本是为了山一而写的,但其实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想写这样一类人,也就是生活在城市中30多岁“普通”女性的故事。不一定是一个多大的问题,我们女性在普通的生活中就是由一系列的小问题串联起来的,我很想把这些很小甚至在别人看起来很平常的问题串联起来,这就是我的希望和构想。

汤晓婷:“最优秀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态出现”,这句话是我妈说的,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让我不要那么强势,不要过于表达自己,要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绵羊,这样才能够被好人选择。搞创作的人很容易遭受到质疑和挫折,在我最脆弱的时候,我妈这句话入侵了我的大脑,我就去找了一个我不喜欢但工资不错的工作,找一个男人当靠山。结果在这个过程中,我发现我变成了一个别人眼中的自己,一切都太糟糕了。我在其中挣扎的时候,心里的声音很大,但周围的声音有时更大,那时我脑海里就模模糊糊总是出现一个猎人的影像,不清楚为什么,但很本能的想去把它给写出来,把那个模糊的影像变成一个具象的东西。我一开始其实想做长片,但是结尾我不会写,也不知道怎么办,这个时候我和山一有了机缘,我想那我就先拍,在拍的过程中就发生了非常多奇妙的事情。在短片结尾其实主角没有做选择,而是面向观众。其实是因为我拍的时候也没有选择,希望观众来做回答,给我一些指导。在我拍完这部片之后,突然觉得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,好像我已经有了一个态度,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机缘。

汤晓婷

李沫筱:在汤晓婷导演的陈述中,说到自己一直都关注现实题材的话题。但是这个故事发生在少数民族地区,其实离我们的生活比较远,那么这个故事你是怎么找到的呢?

汤晓婷:我觉得是缘分。因为我脑子里总有一个猎人形象挥之不去,我就上网去搜索女猎人相关的资料,试图让我脑中的影像具体一点,我发现拉祜族真的有女猎人,去实地之后展开了一个新的世界。但其实这个题材是相当现实主义的。

涂琳:我觉得我的影片是为成都量身定做的。来成都旅游时,我在想如果在这里拍摄的话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。有人告诉我成都的网红挺多的,但其实我可能更关注边缘一些的东西。当时我其实心里还没有特别确定到底要做什么、自己擅长什么,也没有想好自己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追求什么样的目标。然后我觉得这种混沌而迷茫的状态,其实就是年轻时候的状态,它体现在网红形象上,却又回归了我们的生活。她们在社交媒体上光鲜亮丽,但是在真实人生当中,有许多难堪和隐痛的地方。恰好我又找到了“口腔溃疡”的隐喻,正好跟成都的饮食文化结合在了一起,所以整个形成了一个闭环,很好地融在这个故事里。

涂琳

张静怡:我上一部全手绘动画的短片叫《蝴蝶妈妈》,实际上是用一个蝴蝶的形象,讲述苗族的故事。我一直都认为蝴蝶跟女性的身份有某种意义上的重合,对我来说它就变成了一个象征性的东西。它其实在日常的城市生活中很难被看到。但当我到贵州黔东南,虽然城市化水平没有那么高,但保留了更多的自然景象,让我感到非常治愈。我觉得我这个人有一点反城市,然而未来必定是高度城市化的。所以这部短片也隐含了我对未来的高度城市化的一种绝望。

除此之外,这个片子还有一个出发点,就是我从余秀华老师的诗里面获得了一种与自然的和解,就是偏浪漫的一种情怀。她其实突破了很多原本施加在她身上的,生理上或是社会上的各种枷锁。所以蝴蝶的象征意义也代表着对女性或者是对任何生理缺陷的隐喻。其实整部片子以余秀华的老师的诗串联,并且以夏秋冬春为线索。我觉得我们的生活终究会在平静中结束。我觉得平静确实就是一种非常迷人、非常能打动人的力量。

张静怡

李沫筱:我们团队在等待样片的时候,最担心的其实就是张静怡导演的作品,因为当时她说要手绘,要一帧一帧地画,需要一个庞大的团队,听说你当时也找了很多朋友,而且有很多女性朋友来帮助完成这部影片的制作。

张静怡:其实当时的准备过程对我来说也挺混乱的。我在一周内不停地对接来自世界各地,认识或不认识的,做动画或者是有动画尝试的朋友。大家都被这种诗意连接在一起,非常让我感动。虽然过程非常煎熬,每一首诗有2到3位画师负责,过程中如果哪缺了我就补上去。总的来说,这整个过程对我来说很珍贵,在高度压缩的时间里把效率到最高。至今为止其实自己看了无数遍这部影片,确实也能感觉到其中粗糙的部分,但是我觉得足够了。

周佳琳:《不完美的小仓》其实是一个特别简单的故事。一个小男孩,他事实上非常可爱、有趣,可能有一点小坏,会搞一些恶作剧,总的来说非常天然的一个孩子,这是他的真实的状态。但是我们最后会发现他在人前讲话是存在问题的,因为他是一个口吃的孩子。我写这个故事其实是想关注一个人内在的状态,以及他跟外在的世界的关系,这其实和别人看他的角度和方式是没有关系的。这是我的故事的核心,我把它放在了一个儿童的身上,但我认为这其实是我们每一个人所面临的状况。

左至右:李沫筱、韩夏、汤晓婷、涂琳、张静怡、周佳琳

李沫筱:我想请导演们分享最后一个问题,从参与山一的扶植计划,到你们的拍摄、后期、完成,直到今天在大银幕上看到你们自己的作品,各位有没有遇到一些难题,你们又是如何去解决的?在其中有哪些收获呢?

韩夏:我在拍《飞蚊症》时遇到最大的困难,就是我们刚开始的剧本跟最终成片有30%-40%的出入。我在北京拍摄的第一天就有一个不可抗力发生了,我们有四个场景都没有办法按原计划拍摄,当时就需要我们迅速去调整剧本,并且让他成为一个连贯的故事。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大的挑战,我连夜改了四场非常重要的戏。我刚开始就觉得完了,因为我是特别按部就班的人,但后来我发现,我改的那几场戏反而是在剪辑的过程中我最喜欢几场戏。

我想跟年轻的创作者朋友们说,如果你在拍摄的过程中也碰到这样的问题,其实不一定是一件坏事,有的时候我们拍摄时遇到某些问题,但是到最后你却发现你灵机一动出来的东西,也许就是你作为一个创作者来说最有灵光的东西,我们要相信那一点,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。

李沫筱:韩夏导演的作品是最后提交的,是因为她当时在北京拍完就遇到了疫情,北京所有的酒吧都关闭了,但她有一场非常重要的戏需要在酒吧完成。后来听说是剧组所有人去了上海才把这场戏完成,所以中间应该有很多有趣又有泪的故事。

韩夏:酒吧和饭馆那两场戏都是在上海补拍的,在上海拍到了第二天早晨的六点半,那一次可能是我人生中拍的最长的一次大夜。

韩夏

汤晓婷:我从头到尾都在困难之中,因为我对拉祜族一无所知,我不知道他们不会汉语,然后到实地之后我每天都在问我的制片该怎么办。他跟我说,我们就在现有的条件下,做到我们能做到的极致,最后对得起我们自己就可以了。后面再遇到问题的时候我就不问怎么办了,就埋头做事。

我想说其实生活中的困难也是很多的,拍摄的困难也是很多,你要辩证去看这件事情。对我来说,这些困难也许当时让你不知道该怎么办,但是回想起来还是挺快乐的,因为这个世界是平衡的,你遇到多大的困难,你就能收获多强烈的回报感。

涂琳:我觉得跟韩夏导演和汤晓婷导演比起来,我好像什么困难都没遇到。主要是因为这个片子它也有一定伪纪录片的特色。有一些地方我自己心态就比较躺平,我其实是把一种氛围放在那里,然后就等着看会发生什么。比如说在拍照的时候有很多车过去,其实不是我们找了群演去开车,而是当时发生的真实状况。所以我觉得有一点经验就是,你要以适合你故事的方式去组建你的团队,这个很重要,因为这部影片的流动性比较大,我的团队就相对控制的小一点,然后就可以有更多时间观察现场会发生些什么,不用那么着急和仓促。

张静怡:虽然这次的动画制作以及别的过程都非常困难,但起码我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挑选演员。我们当时去了黔东南,去了苗寨,我需要开很多山路和夜路,但我是一个新手司机,所幸没出什么事,真是上天的恩赐。后来有一次我们包车司机说,我们取景的地方会有人下蛊,然后我就没有去取景,因为我觉得我心怀敬仰,所以就也没去拍,然后换了其他的地方。总之拍摄中会发生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,但好在都顺利度过了。

周佳琳:前面导演们遇到的问题,我们组也都遇到过。因为这整个制作的进展比较急,入围结果一出来,我们马上就需要去凑齐团队的人,各种因素影响都很大。比如时间推迟的话,我们团队大家留出来的档期时间就得跟着变,可能比如摄影师或者是美术,就得重新再找人。所以其实每天都在不停地处理各种紧急、变化的问题。面临变化并解决新的问题,这是我在影片拍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考验和感触。

周佳琳

李沫筱:我相信导演这个职业一定会面临相同的问题,无论是年轻的创作者还是成熟的创作者,哪怕再大的班底或预算,都会面临各式各样的临时情况。在这个过程中,只要自己收获到了一些东西,就一定会继续给予自身养分,并激励你们做出下一部更好的作品。

其实今年山一有很棒的两个成果,第一个就是这五部短片,第二个成果就是我们与“单读”合作的《女性导演特辑》。一本书很重要,影片也很重要。那么请“单读”的主编吴琦老师分享一下观影的感受。

吴琦:非常恭喜五位的创作成果。我有一个非常直接的感受是,我发现所有导演一开始不谈自己,而是赞美他人,她们欣赏同代人的创作,这个是对我来说非常感动和振奋的瞬间。我觉得可能这也是山一和女性创作者给我们带来的教育。在男性主导的,或者说权力主导的视角和思维方式中,常常让我们把自我、把自己的创造看得太重要了,而没有看到我们身边的那些与我们做着同样的、类似的,哪怕是往相反的方向努力的人。

另外,其实这五部影片我都非常喜欢,我没有资格在专业的方面表达或评价,但我特别直接的感受是,大家都好“年轻”。这个年轻不是说年纪小,或没有拍过作品,而是我觉得在相对早期的创作中,我常常特别喜欢看到作品中的真实、真诚和笃定。通过刚才几位导演的分享,我相信大家也能感受到,这种感受不需要太多的教育,或者思辨和理论的素养。你能直接地感受到她们是什么样的人,是什么样的作者,而这样一些最宝贵的特质常常发生在一个创作者的创作初期。这几部作品毫无疑问,每一部都用不同的方式,从不同的角度让我们再次感受到它。

最后我们回到山一,我也想在这个意义上,跟山一的朋友们聊一聊。因为山一也是一个特别年轻的创作团队,因此今年“单读”会和山一一起出《女性导演特辑》,一起支持五位女导演的创作。我觉得年轻时遇到困难是好事,也特别正常,但是当我们跨越之后,它带给我们的回馈和帮助,以及给予我们的继续走的力量会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。最后我要向五位导演以及跟山一学习,或者说向女性学习,你们的爱和创造,以及勇气。

观众:我学的是法律,所以其实并没有接触到文艺创作。感谢韩夏导演在社交媒体上的宣传,让我今天认识到了这么多这么好的作品。我内心很有感触,觉得女性导演的作品会很细腻,但是今天观影后,这种细腻的程度还是给了我大大的震撼,真的是很棒很真挚,感谢各位优秀年轻的女导演。而且非常感谢山一能够给她们提供这样的支持和机会。我觉得在这条路上走的每一个人都非常的伟大,谢谢。

李沫筱:你的发言让我想到了今年山一女导演短片扶植计划,我们定的主题就叫“萌芽”,我觉得你刚才的这番话已经成为了一颗种子,呼应了我们今年这个主题,谢谢你。

同时附上部分国际电影节创投实验室的信息,希望帮助更多创作者孵化正在创作中的剧情长片。

Sundance Labs 圣丹斯电影开发实验室

http://www.sundance.org/programs/feature-film

Torino Film Lab 都灵电影实验室

http://www.torinofilmlab.it/training/112-featurelab-projects-2021

Biennale College Cinema 双年展电影学院

http://collegecinema.labiennale.org/en/

Cannes Cinefondation 戛纳电影基金项目

https://www.cinefondation.com/en/

Toronto Intl Film Festival Lab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实验室

https://www.tiff.net/industry-filmmaker-lab

Locarno Pro (including Match Me for producers)

洛迦诺专业学院(包含培育制片人的Match Me项目)

https://www.locarnofestival.ch/LFF/pro/projects/match-me.html

Rotterdam Hubert Bals Fund + CineMart

鹿特丹赫伯特·巴尔斯基金+国际电影市场展

https://iffr.com/en/hubert-bals-fund

https://iffr.com/en/about-cinemart

撰文 Filmdept.

排版 一只 | 图片 山一组委会

版权说明:所有原创文章版权归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所有,感谢喜欢的朋友转发,转发时请注明出处。用于商业用途时,请务必联系我们。

分享到: